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东南西北,都可以走到(文眼聚焦之我们的村庄)

2018-12-05 18:39:18
东南西北,都可以走到(文眼聚焦之我们的村庄) 从远远的撒拉溪地界看过去,有一道阳光正好照亮了半山里的小寨治中。

新修的水泥路长带飘逸,蜿蜒,顺着河沿,缓缓爬上。

河名三岔河,左右来自远处的水,在此交接,水流渐大,下流五千米,称洛多河,再下,至星秀田境,汇入乌江北源。

景深再远,两列青山错落交叠,状如汉式衣襟的领口,细看,更像两臂交叠的山门,门里,新楼与旧屋紧相依存,桃红李白掩映,村寨里更多的林木,是常年青绿的香樟、桦槁和松柏,村寨里的房屋,一应栖身其下。

这山野外的小小寨子,我曾经在此教书三年。

治中现在称村,隶属于阴底彝族苗族白族乡。

2十多年前,我从任教一年的阴底小学转教治中,从初一教到初三,学生毕业,我也随之离开,到贵州教育学院上学。

自戈座斜下,依沟壑分出两地,转入三岔河桥,便也到了阴底的地界。

早些年过河,得从铺陈着滩石的河床里穿过,流水经过,轰然作响,白生生的浪击打过来,碎成一片石印,会湿了鞋脚。

雨水天,浅雾还会在身边西飘东荡,迷目幻眉。

水势汹涌,我们不像生活在河边的学生走得自在,腿脚会顾自颤抖,有些止不住。

接连下上三两天山雨,滩石便也沉入浑水之中,敞露出来的,只有几枝上游漂落下来、横亘着的残枝。

彼时过河,除了涉水,别无他法。

从下往上仰视小寨的经历,此前从来没有过。

这时的治中,仿佛换了模样,绿树横竖着的村寨,错落异趣,新楼的乳白与旧屋的青灰,与寨子后面大山的照应,已然衍生出无端的丰裕。

一层一叠,循着青碣的山谷,把村寨星宿一般嵌入这大地的深处。

一梯一梯的田土之上,便是村寨的前门,地貌也还像旧日,地里还大肆栽种,并有些许新绿,晓知平日里农人们还都在意着这些田土,不弃根植。

缀满庄稼的村寨,才是真正意义的乡土,所谓的乡愁,要到这样的地方,才能真切找见,可惜这样的地方,少了,只能慢慢放进记忆里去。

魏坚算得晚婚,我再一次去到治中,缘于参加他的婚礼。

外出读书,闯荡,再回来温习考试,上了大学,毕业之后辗转数地,魏坚的生活经历,实在有些繁复。

先是当教师,随后到外县一个乡镇,做了副乡长。

这样那样的事情忙完,才又闲下心来,把婚结了。

治中小寨已然不是先前模样,面颜亮堂很多,近前,多是砖砌的楼房,面上一应贴了瓷砖,花花绿绿,与如今村寨里年轻人的穿扮,很是吻合。

早时青砖碧瓦的供销社和乡政府,前几年让陈家兄弟买下,一一拆除,积了些钱,在原来的地基上,修成三层两层的楼群,从戈座上来的公路,正好摆在面前。

家俊家、学武家四壁木板的老屋还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