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本报牵线小柯欣和妈妈重获新生

2018-09-25 09:42:36

核心提示:养母张美莲救助女儿小柯欣的事故感动了无数人。一个多月以来,在本报的牵线下,这位母亲的正能量无限延伸,越来越多的人也加入到救助队伍中。如今,在众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小柯欣从北京回来,彻底走出了纵膈肿瘤病魔的折磨,可以健康活泼地生活了。

【欣喜】

小柯欣痊愈了

中秋渐近,天气转凉。9月11日7时许,在呼和浩特火车东站,从出站的人群中看到,张美莲一手抱着小柯欣,一手提着两个鼓鼓的袋子。人们都穿上秋装了,可张美莲身上还是走时穿的那件宽松半袖,她一脸满足的样子,乐呵呵的。小柯欣穿了一件旧毛衫、一条半腿裤,睡眼朦胧地靠在妈妈肩上,不愿意下来。张美莲温柔地对女儿说:宝,咱们终于回来了!要不,你下来看看。

一晃已经半个多月,张美莲觉得就像做梦一样。她说,半个多月前,她身上装的只有男朋友留下的800元钱和女儿患有纵膈肿瘤的病危通知,感到特别无助。她不敢想象,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带着孩子去了趟北京,孩子已经通过手术治好了病,她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3年前,张美莲在包头市一个修自行车的摊儿上见到小柯欣时,就一直担心这个孩子会随时死去,她一个人守了三天三夜,用筷子蘸着奶水救活了孩子。为了留下小柯欣,她和丈夫不停地争吵,被迫离婚,只身一人来到呼和浩特市。小柯欣总是生病,需要花钱治病,她就一边在饭店洗盘子,一边带孩子,直到遇上后来的男朋友。她以为此后的日子会好过一些,甚至幸福已经向她露出头角,男朋友筹划着让她开一家饭店,然后再结婚。谁知,一向身体不好的小柯欣被查出患有纵膈肿瘤。得知手术费需要5万元,男朋友迅速消失了,只留给她800元钱说起这些,张美莲的眼睛湿润了,但她仍笑着说,现在她和孩子的梦魇都过去了,虽然我们目前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但是柯欣的病治好了,我就活过来了,不管以后干啥,我都能养活她!

【感动】

遇到不少好心人

回家的路上,张美莲带女儿进了一家饸烙小面馆,要了两碗面条。望着热腾腾的面条,张美莲很满足的样子,大口大口吃起来,她说很久没有好好吃饭了。

张美莲告诉,在北京,她遇到了不少好心人,很受感动。

张美莲和孩子乘火车刚到北京,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的骨干志愿者桐爸去接了站,并将她们送到医院,安排住下后,又去办理住院手续,直到下午才办完。手术前后,桐爸都来医院,每次安排好才走。只要有情况,张美莲就给桐爸打商量,这个原本素昧平生的小伙子几乎被她当成自家人了。后来,张美莲从医院的护工那儿了解得知,这个小伙子经常来医院,他的妻子已经去世,家里还有一个年幼多病的孩子,需要终身治疗,这或许是他成为一名志愿者的一个因素。张美莲觉得,自己和桐爸相比,要幸运多了。

医院里的主治医生、护工知道张美莲和孩子的情况后,都对她很好,许多护工还买食品送给小柯欣。上火车的那天晚上,张美莲有点犯愁,桐爸出差在外,自己从没来过北京,都分不清东南西北。虽然已经提前为她买好了票,可是她还是很担心。病房里的一个护工看到她着急,就说:我送你去吧。天气凉了,晚上很冷,孩子穿的这么少,刚做完手术要冻感冒的。随后,这个护工拿出一件小毛衫给小柯欣披上。

【讲述】

人们眼中的善良女子

回到呼和浩特市后,张美莲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让出租车师傅将车停在了一个小诊所门口,去取存在这里的家门钥匙。当初,她得知孩子患了重病,就坐在这个诊所前无助地哭,受到两位好心女士资助,才帮助孩子交了万元的住院费。

看着张美莲抱着孩子进了诊所,开诊所的大姐上下打量了一下张美莲,然后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孩子,突然哇地一声哭起来,并拍打着张美莲的肩膀说:你还笑,我看你状态这么好,肯定是孩子得救了,你也活过来了!我太感动了,真替你高兴!

一直睡眼朦胧的小柯欣这时清醒了,问妈妈:大姨哭什么呀?这位大姐笑着说:大姨是感动的!接着,她把小柯欣搂在怀里,并说:你好了,真没事儿了?快让大姨看看。她一边说,一边儿朝屋里喊:儿子,你姐姐回来了!一个两岁多的孩子从屋里跑出来,拉起小柯欣的手。小柯欣说自己给弟弟买了礼物,将一个塑料包装递给小男孩。这时,一只小白狗从屋里跑出来,两个孩子围着小狗高兴地玩起来。小柯欣平时没有伙伴,这个男孩和小狗就是她的好朋友。

张美莲打开柯欣的衣服,她展示给这位大姐:你看,北京的医院真好,根本没用开刀,现在已经好了。小柯欣的胸前仅能看见3个小孔的伤,已经基本痊愈。

这位大姐对说,张美莲很善良,为了方便给孩子看病,她将房子租到了诊所旁边,至今还欠着诊所好几千元的药费。为了给孩子看病,她不舍得吃,不舍得穿,整整一个夏天,她没买过一双袜子。但只要孩子提出要求,她就尽量满足孩子。有一次,小柯欣有病,在诊所一直输液不见好,他们建议张美莲带孩子上医院做核磁检查,张美莲没有钱,就一个人坐在诊所门外哭。

有几天,孩子病重,呼吸困难,张美莲就和孩子吃住在诊所,给孩子输液。

大姐说起自己姓乔,张美莲不好意思地说:以前惯了,懒着大姐家不走,连她的名字也没问过。

半个多月没回家,张美莲把孩子放下,先自己回去看看。谢谢你们救了她,她要是没有这个孩子,日子不会过到这份儿上。乔大姐止不住又哭起来,张美莲离婚的时候,是带着孩子净身出户,有时候她看着张美莲可怜,自己买衣服时就多买一件送给张美莲。去北京的前一天晚上,诊所已经关门,张美莲敲开门,说要去北京,和她借了两双黑色长丝袜穿。

不多时,张美莲回来了,她听到乔大姐的话后哭着说:她这么小又有病,我咋能忍心不管呢。

【现状】

一贫如洗的家

诊所北边儿就是张美莲的家,是个两层的简易楼,是男朋友租下的,租金每年达1万多元。楼上还是毛坯房,粗糙的水泥地上摆着一张并起来的大床、一个旧电视机,一个小衣柜和一些小玩具。床上的床单虽然破旧,但很干净。张美莲有些尴尬地招呼人们坐到床上。乔大姐从楼下上来,打开小衣柜说:你们看看,娘俩儿的东西都在柜底。她说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她也活不成了!

【愿望】

一一感谢好心人

在别人的眼里,屋子空荡荡。可张美莲自从回来,眼里始终都是满足,她抱着小柯欣左右摇晃,还哼着调子。

她说,手术的前一天晚上,听医生说有做手术时可能开胸,危险很大,她在孩子睡了之后,整整一个晚上都在哭,担心女儿下不了手术台。手术后,女儿醒了,被推到了监护室。在监护室外,她整整守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一早护士出来告诉她,柯欣很坚强,麻醉过后一点都没有哭。从监护室里出来,她问女儿疼不疼,女儿竟然说不疼,拉下她的身子,在妈妈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她感动极了。

手术后

本报牵线小柯欣和妈妈重获新生

,孩子就能合上嘴睡觉了,晚上也不喘了,一觉可以睡到天亮,也不用再趴着睡觉了。离开医院的时候,医生告诉张美莲,孩子患的是脐胎瘤,属于良性,复发的可能性比较小。张美莲一颗悬着的心落地了,那一刻她自己说:世界真美好!

3个月后,张美莲要带女儿去北京复查,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留给她的账号里还有8000多元,下次还可以用。张美莲说,要是孩子没什么事,她能就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了。到时候,她可以找一份工作挣钱养活孩子。

张美莲觉得自己如今坚强了好多,因为有那么多的好心人帮她。

还让张美莲感到欣慰的是,小柯欣在北京住院时,19岁的儿子给她打了两个,说:妈,我理解你的苦衷,知道你的委屈!

张美莲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因为好几年不在包头住,有好几年没交农村医疗合作的费用了,看病花钱一直是自费。房子到期后,租房子还需要一笔钱,她现在想着赶紧把房子转租出去,自己拿着钱再租一个便宜点的。

张美莲告诉,她也想像那些志愿者一样,力所能及地做些公益活动,帮助别人。她拿出一个小笔记本给看,上面是她密密麻麻记下的,都是为她们娘俩儿捐过款的好心人,她想一一感谢他们。(郝少英孟和朝鲁)




保险丝厂
电动双洛氏硬度计价格
真空系统-德国普发分子泵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