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电力体制致命诱惑和两个行业精英的滑坠ww

2019-02-02 21:31:17

电力体制“致命诱惑”和两个行业精英的滑坠_()中心

“国电高严案又下一城河南电力两副总相继落马!”电力,腐败——又是刺激人们神经的关键词。

“落马者”李俊杰的辩护律师刘德法告诉,“李俊杰案现在还没有作出一审判决。”此时在看守所中的李俊杰,除了在等待,还在想些什么?

而另一个“落马者”黄永皓,还在安阳市反贪局接受调查。许多目前还不为人知的事实,将会逐渐浮出水面。

简单地将李俊杰、黄永皓二人的形象定位于“罪大恶极”的腐败分子,把他们钉在所谓“历史的耻辱柱”上,这或许太过武断和浅薄。

至少从掌握的资料来看,此二人的业务能力绝非泛泛之辈,而他们的为人与处事,也得到河南省电力公司很多普通员工的认可。对于这两位领导的“出事”,更多的人是以“想不到”来表达内心的惊诧。

而这背后,2003年河南电力高达2.98亿元的巨亏,无疑将上述二人的问题指向了更宽泛的体制背景,李、黄二人的滑坠,仅是个人问题,还是长期行业积弊所致?

两个行业精英的滑坠

虽然事牵高严案陷于一个“混混”掮客,但在这一点上其实平常人也很好理解,在中国这个饱受传统文化浸淫的国度,更好地施展抱负永远和取得更高的职务联系在一起。结识高严及其关系人,自然是获取更高职位的机会,也有了更好施展自身抱负的机会。

有关黄永皓的问题因为目前正在调查之中,目前尚未有确切的定论,但参看黄的简历,得出他是业内技术精英的判断是自然而然的。

黄永皓技术出身,清华大学电气工程专业博士,在担任河南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之前,曾任该公司总工程师。黄不仅在河南省电力公司内部,即使放眼到全国,也应是难得的技术专家。

在国家电公司正在进行的“2004年度国家电公司科学技术进步奖”获奖项目评选中,以黄永皓为主要攻关力量的“河南电负荷特性数据库的建立和应用”、“电力市场交易与电调度管理技术支持系统”双双获得二等奖提名。

以黄永皓为作者的《电力市场理论研究与应用》、《电力市场技术支持系统设计与关键技术研究》等书籍,也是目前国内仅有的几本为电力体制改革进行技术支持的理论书籍。

而李俊杰的落马,了解他的人也颇为惋惜。“领导和员工对他的评价还不错,人缘不错,是一个人才,他为人比较实在,人也非常老实,否则也不会一进去就全部都招了。”

李俊杰兼任中国电力建设企业协会送变电施工专委会会长,担任这种职务的人意味着其业务能力已经在行业内得到了高度的肯定。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的一位人士表示:“没有一定的技术和业务能力,不可能担任这样的职务。”

李俊杰从1996年3月初就开始任河南省送变电建设公司总经理,2002年12月任河南省电力公司总经理助理、河南省送变电建设公司总经理,2003年1月任河南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

在之前他担任河南省送变电公司总经理期间,河南省送变电工程不论是工程质量还是企业效益都在国内名列前茅。

比如在2001年,由该公司施工建设的500千伏洛郑输变电工程,荣获送变电类全国惟一的国家优质工程银奖,并且该公司先后在科威特、孟加拉、巴基斯坦、尼日利亚等国家承包建设一批送变电工程,公司集体也在1999年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这些成绩的取得,全部都是在李俊杰在送变电公司任上。

李俊杰在河南省电力行业口碑颇好,甚至在庭审过程中,河南省电力公司还出具证明,说李俊杰平时一贯表现不错,工作负责,业务过硬。

一个疑惑油然而生,是什么让这两个行业精英逐渐滑坠,面临违纪、违法的指控?

河南电力2.98亿巨亏之辩

在媒体谈论李俊杰案时,一个事实几乎被人忽略了:2003年,河南省电力公司亏损2.98亿元。

在一份河南省电力公司文件中显示,虽然2003年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实现226.17亿元,但亏损却达2.98亿元,净资产收益率为-3.15%。

在河南省电力公司年初的工作报告中,为2003年的亏损列举了5点理由:一是电力体制改革厂分开后,利润结构发生了变化;二是当前合理的电价机制尚未形成,购电成本急剧上升,购销差价难以弥补电运营成本;三是巨额城乡电改造贷款造成沉重的折旧和财务费用负担;四是社会部分公用电厂以多种方式转为自备电厂,影响了省公司的销售市场份额;五是电费回收困难,呆、坏账较多。

没有办法证明李俊杰“涉嫌受贿人民币267万元、贪污公款10万元以及另有人民币108万元、美元6.7万元和港币4.4万元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的罪名,和河南省电力公司2.98亿元的亏损有无必然联系。但行贿者不会白白地送钱,“羊毛出在羊身上”是人所能想的逻辑。

而且在主业巨亏2.98亿元的同时,河南省电力公司的辅业却获得“丰收”:2003年该省电力公司“多经(多种经营产业)收入实现74.61亿元,利润实现1.76亿元”。这里的多经产业主要是电力辅业,比如电力设备制造,电力工程设计,电力设备采购等等,还包括酒店、餐饮业等。

而据工商资料显示,该省多经企业多由电力系统高管和职工持股。电力系统的垄断,为辅业侵蚀主业提供了“全员寻租”的机会。

据悉,在李俊杰、黄永皓事发之后,中共河南省电力公司党组公开进行了“坚决拒收钱物”、“坚决抵制跑官要官”、“严格执行党风廉政建设制”等6项廉政承诺。

这当然是一个积极的努力,但是要消除电力腐败,仅仅这样的承诺能有多大意义,人们没有什么信心。

行贿者的逻辑

检察机关在侦查此案中,发现一个很有趣现象:电力工程建筑商和设备商对电力系统领导的行贿,可谓前赴后继,想尽各种方法。而且这些行贿很少是针对某个具体工程的行贿,而更多的是一种“长线感情投资”。

行贿发生的时机基本上都是在春节前后,“买上一箱酒,塞在盒子里,而李俊杰常常过了很长时间打开一看,里面有20万的,有10万的”。

为明显的是江苏商人夏某,从2000年至2004年2月间,夏某前前后后7次,累计给李俊杰行贿160万元,但实际上,夏某只是在一笔桩基工程中中标,而且这个工程是从李俊杰送变电公司分包的,“严格来说,这只是一个大工程里面的一个小工程,扣除行贿的成本,夏某从该工程中收益所剩无几”。

一位参与此案庭审的人士解释,由于电力行业专业性较强,技术门槛高,这个行业也并不是一般的建筑安装部门都能干的,所以在这个行业内部,建筑安装商和设备供应商都是相对比较固定的群体,“这样的话,他们和电力系统的人就是长期交往关系,建立好关系便于今后更多地拿到项目”。

他说:“虽然夏某只拿到一个标,但他也觉得内心很踏实,维持好这个关系,将来一定还是会有机会的。”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电老大”财大气粗,“建筑商、设备商认为,工程费用上首先不会被拖欠”。他强调,建筑商的这种心理是一个很关键的心理,电力工程一般资金没什么问题,甚至很多都是国家或者省、地市的重点项目,“而其他行业的工程就不可能及时地拿到工程费用”。

李俊杰受贿的机会,除了电工程,还有一部分是电源工程。

2002年年底实行了厂分开,而李俊杰在2003年担任了省电力公司的副总,所以不论是先前在送变电公司,还是后来在省电力公司,电源工程的建设都不在李俊杰负责的范围之内。

对于此,这位人士解释道,虽然电厂和电之间并没有以前的行政隶属关系,但电厂发的电却一定要走电力公司的电才能送出去。在并时,电就要考核电厂发出的电有没有达到技术指标,“这样的话,很多的建筑商就认为,李俊杰你这个电力公司的副总,对河南省辖区内的电厂必定也起领导指挥作用,于是他们看到那个发电厂要建设了,就赶快给李俊杰送钱,要求李俊杰给那个电厂的老总打个招呼”。

实际上电厂上的决定权,包括电价的审核都在国家发改委手中,电只是由一个所谓的技术部门过去验收一下,完全是走形式,“但送钱的人却并不是这样理解”。

而李俊杰所谓的“打招呼”,也就是“一起介绍吃个饭什么的”,这样的话,如果中标,建筑商自然感觉李俊杰帮了大忙。而如果不中标的话,也因为今后还要长期打交道,“不便声张”。

在李俊杰案中,涉及的很多都是本身就比较正常的招投标,按照正常的技术标准也能够中标,“但很多建筑商和设备商就是不放心,就千方百计,想尽各种借口送钱,李俊杰当时在送变电和电力公司当老总时,只是能去下面简单打一个招呼,实际可能也并不起什么关键的作用”。

有些中标的建筑商和设备商,本身的资质都非常不错,的工程也被评为优良。这位人士感叹:“没办法,这也许就是这个行业的‘游戏规则’。”体制下的蛋

参与庭审的这位人士直言:“为什么建筑商要前赴后继地去攻李俊杰的关?因为电力行业是垄断行业,垄断就会产生暴利,和电力部门做生意利润要大得多,费用也会及时拨付,而相比其他行业长期拖欠工程款,和电力部门做生意实惠得多。”

从李俊杰任河南省送变电公司时屡获嘉奖来看,至少从现在看贿赂还没有给工程质量带来什么不利影响。事实上,即使在电力垄断与腐败的背景下,由于电力行业有长期实行军事化管理的传统,整个全国范围的电力工程质量也鲜有问题出现。

一个疑问是:在保证工程质量的前提下,还可以寻找到足够寻租空间,电力工程的资金预算是不是过于“膨胀”了?

数据显示,“九五”以来,河南电建设投资年均达到46亿元。而这些众多的项目投资,都由省电力公司和下属单位来负责,申报项目、预算审批、工程施工、项目验收四个过程中,除了预算审批在上级部门手中,其他三项都由各级电力公司主导完成。

在预算审批环节,以电工程为例,稍微上规模的送变电工程均投资上亿,需要国家发改委批准,而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的人员编制才30来人,这30来人要对下面申报的众多项目个个明察秋毫自然不是一件易事。

电也许有自然垄断的属性,但一个垄断的行业缺乏监管,而且几乎集中各项权力于一身,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近年以来,电力领域腐败事件层出不穷,这些案中主角的失足,绝非单纯的个案,他们故事的背后无不映射出整个电力体制的无能与堕落。

李俊杰的辩护律师刘德法认为:“抛却个人因素,如果说什么导致李俊杰现在的结果,我看就是电力垄断自身酿下的苦果。”他这句话又让人联想到人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言:“权力导致腐败,的权力导致的腐败。”

根治电力腐败必须去除腐败滋生的土壤,这不仅需要决策层具有权衡得失的智慧,更需要釜底抽薪的勇气。

延伸阅读

国电高严案又下一城 河南电力两副总相继落马

这一天,副厅级干部、原河南电力公司副总经理李俊杰正在郑州市看守所中,等待即将要到来的判决。而之前与他隔壁办公室的同为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的黄永皓,也在百里之外的河南省安阳市,接受安阳市检察院反贪局的调查。

安阳市检察院的一位人士说:“黄永皓案很快就会到起诉阶段。” 而之前的11月16日,李俊杰因涉嫌受贿、贪污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已经在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阅读全文

闽东电力11亿蒸发内幕 意外融的资金不知怎么花

闽东电力能在2000年融到那么多钱,其董事长翁小巧功不可没。这位闽东电力首任生于1956年,根据十二生肖,今年刚好是他的本命年。在公司员工眼中,翁小巧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能人。

1998年,由翁小巧任党委书记兼总经理的闽东老区水电开发总公司为主要发起人,联合闽东电力电器厂、闽东水电综合服务公司、闽东电力勘察设计所和宁德地区输变电工程公司四家单位,发起设立了闽东电力股份有限公司(闽东电力),翁小巧顺利成为闽东电力党委书记、董事长。阅读全文

新河县眼镜布加工厂家
香港直通车厂家
金属烟盒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