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广东千亿级网络赌博案金字塔犯罪结构致追赃

2018-10-26 14:05:57

广东千亿级络赌博案:金字塔”犯罪结构致追赃难

“旷世之举、行业”、“真人娱乐、完美平台”……打开赌博站“永利高”,一连串诱惑、刺激的广告语出现在眼前。正是这样的神秘感、诱惑力和隐蔽性,让有的“玩家”乐此不疲乃至倾家荡产,有的“赌徒”越卷越深成为涉嫌犯罪的设局者。

近年来层级、违法犯罪嫌疑人多、涉案金额、由公安部督办的“116”络赌博专案今年3月中旬起在广州开庭审理。设局开赌将近6年、波及全国9省17地市、投注总金额超过4840亿元、近千警力侦破……这几个数字足以说明此案的社会影响力。

投注额高达千亿级的络赌博案件究竟是怎样形成的?负责此案公诉的检察机关接受《瞭望》周刊专访时透露,近年来络赌博犯罪数量、规模、范围均不断增加,其境内外“金字塔形”犯罪结构和资金流向使得络追踪、证据收集、嫌疑人抓捕及赌资追缴等新老难题交织,今后预防打击络赌博亟需公检法机关、络运营商、金融机构等加强联动,并注重强化与境外司法机关的国际合作力度,力求尽快斩断络赌博的信息链和资金链。

千亿巨案浮出水面

2013年4月10日凌晨,欧洲联赛1/4决赛正在紧张进行。当万千球迷沉醉于绿茵场上足坛劲旅的激烈攻防时,广州警方与澳门警方合作,出动920多名警力,分成90多个抓捕小组,奔赴广州天河、越秀、番禺、白云、海珠、荔湾各区,以及珠海、中山、澳门、福建、海南等地,摧毁了一个覆盖全国9省17个地市的特大络赌博团伙。行动当天,全球着名赌博站“A2”中国区服务器全线关闭。

当广州市公安局5月23日向媒体通报这宗代号“116”的专案时,公安机关已查处涉案窝点17个,冻结涉案资金账户799个,冻结资金总额人民币1.32亿元、港币35万元、扣押现金人民币250万元、港币211万元,扣押涉案电脑126台,并查明该团伙累计投注额近千亿元。

在半年多的调查取证之后,检察机关起诉时认定的投注金额已经高达4840多亿元。目前,“116”专案包括31宗系列案及67名被告人,今年3月中旬在广州市荔湾区法院陆续开庭审理。经司法鉴定,2008年至2013年4月,“皇冠”、“永利高”等赌博站共接受下级代理总投注金额4840多亿元人民币。

检察机关查明,2007年开始,谢某真等人从境外取得“皇冠”、“永利高”等赌博站大股东级别的代理权限,按“股东-总代理-代理-会员”层级管理的形式,利用境外“皇冠”、“永利高”等赌博站投注“足球竞技博彩”等进行络赌博,从中谋取非法利益。

荔湾区检察院公诉科提供的资料显示,这个赌博团伙成员组织架构严密,管理严格,以公司化进行运作,高层人员多经境外赌场专门培训,而国内参与的人员构成也非常复杂,分布在广州的各个行政区域之内。

该院公诉科书记员谢婉莹说,从赌博络构建、“金字塔”管理及获利模式的运行到赌博资金的交收、掩饰及转移,显示该案件中络赌博犯罪体系相当“完整精密”。如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嫌疑人专门成立集团公司,采用借贷、还款、公司员工个人账户转移等形式终完成赌资的转移与洗白,其资金大多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地下钱庄或境外上银行流转,渠道隐秘。

谁在开设络赌局

《瞭望》周刊在采访中获悉,此案不仅涉案人数较多,而且人员构成复杂,主要分布于广州各区,既有以赌博为业、靠开设赌场谋利为生者,也有将络赌博作为兼职、因兴趣或寻求刺激而参与到络赌博中来的人。谢婉莹告诉本刊,部分被告人是收入不菲、地位不低的外来务工人员、国企工作人员和社区工作者,但却因抵制不了络赌博获取暴利的诱惑,一步一步从赌徒走上了开设赌场的犯罪道路。

今年30岁出头的汪某是一名社区工作者,主要负责老年人、残障人士的帮扶工作,曾获得过广州市共青团员等荣誉称号。从2006年世界杯开始,汪某玩起了赌球,2011年从朋友处得到络赌球的账号后,更是痴迷其中,从“会员”升级成“代理”,开始从络赌博中“提成”,仅一年半时间便接收了143万元的投注。

1984年出生的杨某,从小家境困难、努力上进,本科毕业后进入广州一家外资企业工作,月收入至少有七八千元,还经常献血帮助别人。但染上赌瘾之后,杨某也开始在工作之余“兼职”,为赌博站担任代理,共接收赌资超过72万元。

广州市荔湾区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员李凡告诉,汪某、杨某等人都用做“代理”的“工资”或“提成”去继续投注,但“十赌九输”,怎样投注都是输多赢少,只能靠不断发展“下线”赢回更多赌资,成为“股东”赚钱的工具。

追赃除根挑战重重

如此猖獗的络赌博犯罪从2007年就开始萌芽,但直至2013年才被公安机关破获,其蔓延肆虐却未被发现惩治的漫长过程引人深思。办案人员坦言,当前赌博络追踪、电子数据收集、犯罪嫌疑人抓捕及赌博资金追缴都遇到很大的挑战和困难。

和传统赌博犯罪相比,络赌博风险低、成本低,设局者只需一台电脑、一根线、一张银行卡就可以完成犯罪活动。这种情况下,犯罪分子逃避侦查的手段非常丰富,犯罪过程非常隐蔽,不易被人察觉,给打击络赌博犯罪,特别是“全盘抓捕”带来重重困难。

本刊从广东省公安厅治安部门获悉,络赌博团伙呈现“金字塔”式层级型组织结构,如“116”专案络赌博团伙上下级代理人主要通过络、单线联系、且多数使用化名,有的犯罪嫌疑人雇用他人从事犯罪活动,雇用人员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信息,加大了侦查、取证的难度和成本。

“以前很多络赌博案只抓到了层的‘会员’,虽然这个案子始作俑者谢某真依然在逃,但提起公诉的67个犯罪嫌疑人涵盖了络赌博‘金字塔’的各个层级,对于这种层次较多的犯罪类型来说,打击深度和彻底程度已经算很高了,是极少见的成功案例。”李凡说。

抓捕不易,取证更难。“116”专案检察员吴亚平告诉,多数赌博站构建者在程序开发上具有隐蔽性,络投注数据过期不留存,一次赌博结束后从不存储,主动灭失证据。“而且络赌博服务器都在国外,只要公安机关开始行动,境外马上关闭服务器,侦查机关无法登录原涉案站,主要只能靠缴获犯罪嫌疑人电脑来提取数据。”

为棘手的是“追赃”。为逃避监测打击,络赌博集团在多家金融机构大量开立银行账户,以现代化交易方式、第三方支付乃至地下钱庄实现赌博资金的收付和转移。结果,所攫取的大量资金被位于“金字塔”顶端的“庄家”以多种方法迅速转移到国外,造成办案机关在案件侦破后不能有效追缴涉案资金。

李凡告诉本刊:“开庭审判之外还得想办法把违法所得追缴回来,加强对洗钱转移的侦查力度,让设局者服刑以后没有能力再去重操旧业,否则他们很容易就能重新租用新的服务器,或者简单更换站地址,一下就死灰复燃了。”

多方联动“截查钱”

“络赌博的利益链,就是信息链和资金链。”业内人士建议,公检法及络运营商、金融机构应加强联动合作,主动屏蔽络赌博信息,监控异常资金流向,争取“早发现、早预防、早打击”,并强化和境外警务部门合作,争取追缴更多赌资,破除络赌博的利益链条。

首先,互联管理部门应加强对互联站的许可备案管理工作,配合公检法严厉打击络赌博。对已经发现的赌博站要及时处理和整治,对设在境外的赌博站则应屏蔽其传播到我国境内的信息,禁止境内站为境外的赌博站提供相关链接或者端口。

其次,金融机构应加强对可疑资金异动的监管,并及时向司法机关提供信息和线索。如加强对络支付交易信息的采集与监测,对于异常的资金流动进行实时记录、实时监测、实时分析,摸排出可疑的赌资流通账户,及时提交可疑交易报告并采取监控措施,以协助公安机关发现赌资结算、赌资转移的犯罪线索。

吴亚平说:“涉案者中有一个普通工薪阶层,两年多时间账户进出资金多达几个亿,而且资金从多个账户流入,却流向少数几个账户,流转时间又特别短,明显特别异常。银行如果多注意这一问题,可能会给打击络赌博提供更多、更有价值的信息。”

第三,加强对络赌博犯罪危害的宣传,推动全社会形成“赌博非法”的法治理念。“有的家属觉得家里出了赌徒,深恶痛绝,可一旦他们即将面临法律的惩罚,又觉得家人罪不至此。”吴亚平坦言,应通过广播、报刊、电视、移动媒体、络等多种渠道宣传络赌博的危害,只有社会上形成共同抵御络赌博的氛围,才能警醒有非分之想的人悬崖勒马,“一夜暴富”的神话自然就会破灭。

,公安机关可探索与境外警务机构加强合作,力争追回更多赌资、抓捕犯罪嫌疑人。如与有关国家和地区缔结双边刑事司法协助条约、签署双边警务合作协议、互派警务联络官、利用反洗钱国际合作开展境外赌资追缴等。□文/《瞭望》周刊詹奕嘉毛一竹

星力手机捕鱼
上海宝冶工程技术有限公司
南天名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